人民日报:“中国离子交换树脂之父”走了——

作者:国际学校

  何炳林晚年照。南开大学提供

  本报记者陈 杰

  7月4日晨,我国“离子交换树脂之父”——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南开大学教授何炳林因病在天津逝世,享年89岁。

  “他是泰斗之一,中国的高分子化学不能没有何炳林。”科技部副部长程津培沉痛地说。

  “我坚信,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

  “何先生一生淡泊名利,但有一个奖,他一生非常看重。”何炳林的学术秘书傅国旗说,那就是国防科工委1988年颁发的“献身国防科学技术事业”荣誉证章。

  这个奖公开了何炳林30年不为人知的重大功绩。1951年底,何炳林在美国印第安纳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立即准备返回祖国。当时正值抗美援朝战争,回国计划被美国政府阻止。何炳林的长子何振民追忆说,1954年日内瓦会议前夕,包括何炳林在内的十几位中国留美同学联名致信周恩来总理,强烈要求回国。在周总理的帮助下,经过外交努力,他们满怀报效祖国之心,于1956年2月返回祖国。

  回到南开大学,何炳林立即着手组建高分子化学学科,仅仅两年,他成功地合成出当时世界上已有的全部主要离子交换树脂品种,包括用于从贫铀矿提取原子弹原料铀的强碱性阴离子交换树脂。1958年,第二机械工业部资助400万元,何炳林在南开大学主持建立我国第一座专门生产离子交换树脂的化工厂,开创了我国离子交换树脂工业。该厂主要产品专供提取国家急需的核燃料铀。

  何炳林为我国原子能事业发展和原子弹成功爆炸做出了重大贡献,“1988年颁奖,何先生30年前的巨大贡献才公之于世”,南开大学高分子化学研究所史作清教授说,“这是何先生回国后的第一个大贡献。”1979年,何炳林申请入党,史作清作为入党介绍人之一,曾与先生长谈。何炳林说,“我冒着风险回国,曾被美国移民局怀疑为共产党员,也曾在‘文革’期间被诬为‘美国特务’,但我坚信,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

  “不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没有应用,文章有多大价值?”

  何炳林被一位英国教授称为“中国离子交换树脂之父”,他率领南开大学化工厂把离子交换树脂民用生产技术普及推广到全国,全国所有大的树脂生产企业都到南开大学学习,何炳林公开、无偿地提供技术。我国高分子化学领域大部分技术是引进的,唯有离子交换树脂是自主完成的,高分子所副所长史林启介绍,目前有的外资企业把中国的产品“贴牌”销往国外。

  何炳林一生重要的学术思想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并重。他一生写的学术论文至少在800篇以上,其应用成果之多,更是学界少见。南开大学化学学院副院长袁直介绍说,1956年—1960年间,何炳林在世界上首次制备出大孔型离子交换树脂,为吸附树脂的问世奠定了基础。

  大孔树脂的发现,增加了离子交换树脂新品种,如水处理必需的弱酸性离子交换树脂,占领了80%以上的国内市场。

  氨基磷酸型螯合树脂,用于离子交换膜法制碱,带来了我国氯碱工业的一场革命。

  弱碱性离子交换树脂,用于电镀废水的处理,解决了我国电镀行业对环境严重危害的难题。随后,何炳林带领的团队又将离子交换树脂的应用扩展到有机工业领域,针对链霉素的提纯研制的弱碱树脂,使我国链霉素的产品质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并使我国成为世界最主要的链霉素出口国。

  何炳林招收的第一个博士后人员、天津理工大学校长马建标说,何先生曾质问:不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没有应用,文章有多大价值?

  “一个不爱国的学生,培养了做什么用?”

  何先生走了,海内外众多的学子怀念他,怀念他的惜才爱才,怀念他的心底无私。

  为了学科建设,何炳林从四川请来有才华的南开大学毕业生、中年工程师李效白,当时学校住房紧张,何炳林把自己孩子的住房让给他,成为全校的美谈。5年后,李效白因病去世,何炳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刻骨之痛,让许多人为之动容。只要是可培养的国内外人才,何炳林总千方百计请回来,亲自去各部门协调,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学生们称他是“高效率的政治工作者”。

  2005新年,何炳林、陈茹玉夫妇作出一个决定:将多年积攒的各类奖金40万元,分别在他们曾任所长的南开大学高分子所和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设立奖学基金,资助“爱国、功课好、家境贫寒”的学生。其中“爱国”是第一标准。“先生曾说,一个不爱国的学生,我们培养了做什么用?”现任高分子所所长朱晓夏教授讲到此禁不住哽咽。

本文由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